作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时尚品牌,皮尔·卡丹出售商标一事近期备受关注。上海中服进出口有限公司已高调宣布获得了“整体收购”皮尔·卡丹商标的国家发改委批文,这一时装品牌界的“跨国姻缘”似乎已经板上钉钉。

但事隔不久,出现了温州一家企业早已获得皮尔·卡丹皮具等部分商标转让权的消息。

对于皮尔·卡丹的“一女二嫁”,上海中服昨天正式宣布,将继续积极推进“整体收购”项目,但如果卡丹先生没有给出善意和真实的回应,上海中服将坚决拿起法律武器,维护自身及广大代理商的合法权益。

今年年初,皮尔·卡丹提出了向中国代理商出售商标的方案。对此,国内代理商反应积极,多次参加了皮尔·卡丹上海代表处的会议。上海中服进出口有限公司代表广大皮尔·卡丹国内代理商发起“整体收购”,国内20多家一级代理商与上海中服签署联合申明,支持“整体收购”计划。

今年3月,上海中服正式启动对皮尔·卡丹商标的“整体收购”项目,即收购皮尔·卡丹商标在大中华区(大陆、台湾、香港、澳门)和新加坡范围内所有商品的商标所有权,并保持原有代理商的代理权。据悉,上海中服于8月初取得了国家发改委正式且唯一的批文,并已在法国巴黎的市中心八区为收购专门设立了子公司。但最近有消息称,9月中旬,卡丹先生已经将皮具等部分商标转让给一家温州企业。“一女二嫁”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,使上海中服的“整体收购”陷入尴尬。

为此,上海中服经过多方调查,确定了几点事实:皮尔·卡丹与这家温州企业于7月初签署了商标转让协议,该协议约定的商标转让总金额为3700万欧元;皮尔·卡丹已于9月收到3300万欧元,其中一笔600万欧元早在5月就已交接。

那么,皮尔·卡丹商标“一女二嫁”是否合规?根据2004年10月9日颁布的《境外投资项目核准暂行管理办法》,中方投资用汇额5000万美元及以上的项目,必须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审核后报国务院核准。对此,专业律师的解释为,无论是温州企业的商标转让协议还是上海中服的整体收购,都需要到国家发改委立项审批。审批通过后,具体的商业行为如申请外汇额度等再由各相关部门审批。

因此,既然上海中服于8月获得了国家发改委的批文,成为发改委唯一批复同意的收购方,其他企业与皮尔·卡丹的交易将不被中国政府各主管部门认可。事实上,皮尔·卡丹与温州企业之间确实谈不上“明媒正娶”。据有关调查,皮尔·卡丹从温州企业收到的款项是以“贸易”名义从国内汇出,但从外汇管理制度而言,这笔款项的性质是“投资”款,也就是说,这笔款项涉嫌使用虚假名义外汇出境。

同时,上海中服认为,皮尔·卡丹侵害了各代理商对于所代理商品的商标代理收购优先权。也就是说,全国20多家一级代理商对于所代理的单体商标具有收购优先权,而“空降”的温州企业并不是皮尔·卡丹的皮具代理商,因此皮尔·卡丹要出售部分商标,应该事先告知各代理商。

上海中服还认为,皮尔·卡丹在7月已经签署部分商标转让协议的前提下,仍在与上海中服进行“整体收购”的谈判,属于恶意谈判,有违基本的商业道德。由于上海中服为“整体收购”进行了大量前期投入和资金筹措,皮尔·卡丹这一行为,给上海中服各方造成了巨大的损失;不正当交易还直接侵害了国内代理商权益,将冲击现有的销售网络,引发销售下降等不良后果。

同时,声称已经签约的温州企业,也没有对外公布协议的相关内容,也未明确声明可能涉及商品的品牌使用权和代理权变动。在两个买家都声称对品牌购买权取得进展的情况下,截至发稿时,皮尔·卡丹公司及其本人并没有给出正式解释。

据悉,上海中服已经正式致函皮尔·卡丹法国总部,希望卡丹先生能作出合乎情理法理的解释,更盼望卡丹先生能尊重中国法律、尊重国内代理商的合法权益、尊重国际商务往来的基本准则,撤销违规协议,与代表广大代理商利益的上海中服继续深入合作,顺利完成商标的整体收购。

上海中服最后表示,如果没有得到卡丹先生善意和真实的回应,将坚决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及广大代理商的合法权益,包括向行政部门及司法部门举报、组织律师团提起诉讼等,以追究皮尔·卡丹的法律责任、撤销不正当交易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